当前位置:仁信楼

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吴冠中 中共和桥镇委员

 
 
地处苏锡常,北与武进交界,西临滆湖、东靠万石,南同万石、屺亭、高塍相连,有着千年历史的江南文化名镇和桥是宜兴的北大门与四大镇之一,素有“小无锡”美称。闸口于2004年春并入和桥镇,现全镇区域面积105平方公里,下辖14个行政村,5个社区居委,常住人口近10万人。
和桥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和桥历史文化深厚,这里崇文尚德,书画香飘,英才辈出,被誉为“教授之乡”、“海棠故里”。据不完全统计,和桥籍的专家教授在全国多达700余人,两院院士7名。他们如国际画坛大师吴冠中;著名的化学家、教育家中科院院士唐敖庆;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中科院院士朱洪元;著名化学家、中科院院士程熔时;著名核技术应用专家、工程院院士唐西生等,还有美籍华人邵品剡父子一门六博士、吴氏三代艺术馆名扬中外,引以为豪。
2012年8月29日,是中国当代美术界成就卓著、影响深远,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吴冠中大师诞辰93周年的纪念日,也是我们宜兴“吴冠中艺术馆”开馆庆典的大喜日,作为家乡政府和人民,首先对冠中大师表示深切诚挚的追思怀念,并对吴冠中艺术馆的开馆表示衷心感谢和热烈祝贺。
一、北小改闸小,鸡窝孵凤凰
据阳羡北渠吴氏族谱载:孚智行一,字冠中,生民国已末七月初五日子时(公元1919年8月29日)。吴冠中1926年进北渠吴氏宗祠创办的吴氏小学读书,这是由其父亲吴爌北、缪祖尧、尹坤荣三位乡贤任教师的私立初小,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改名为闸口中心小学。北渠小学是中国农村中的一所普通小学,但就是这所乡村小学,在老画师、民间画家缪祖尧老师的启蒙、指导下,使吴冠中从小就爱上了画画这门艺术,以至念了无锡师范、浙江工业学校,最后还是转入自己钟爱想望的杭州艺专,在校长林风眠、教师吴大羽、方干民、潘天寿等悉心教育、指导下,潜心地学习、钻研绘画艺术。于1946年7月,参加教育部举办的全国留学生考试,以美术各科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录取,作为“中法交换留学”公费生,派赴法国巴黎学习美术。从鸡窝里孵化成凤凰,振翅飞翔在美术世界的天空。
为祝贺母校搬迁新址,吴老曾写《我的母校》回忆文章,发表在1992年3月21日的宜兴日报上。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宜兴市闸口中心小学任过6年校长的张孟华回忆,闸口乡为发展教育事业,提高教育质量,改善办学条件,投入巨资,移地扩建新校园。1992年夏,闸口中心小学新校园建成了,吴冠中大师心情激动,特意题写了“宜兴市闸口中心小学”新校名和为母校学生题词:“中国的凤凰大都孵于鸡窝,愿家乡的孩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日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从北京寄到闸口母校。吴冠中大师因跟随中央电视台拍摄吴冠中专题片《生命的风景》,不能在1992年9月2日来出席母校新校园落成仪式,待拍摄活动来到宜兴时,于9月21日上午八时赶到闸小,向母校赠书和画册。当吴冠中大师看到题写的校名已刻在校门口的花岗岩石上时,他认真地对张孟华校长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给单位题写过名字”。张校长也兴奋地说:“这是您给母校的特殊优待”。当年冬天,吴老给闸小汇款两万元,用作奖励母校成绩突出的学生。
1996年2月,闸口中心小学评选首届“十佳三好学生”,校长姜耀清提出,如果能请吴冠中大师在“十佳三好学生”的荣誉证书上亲笔签名,对于激励学生奋发向上,将起到积极的作用。于是,姜校长亲自打电话与吴老联系,表达了此愿望,吴老欣然同意。学校将十张空白的荣誉证书寄往北京,吴老在每张证书上签上了“吴冠中”三字,再寄回闸口中心小学,学校在评选出“十佳三好学生”后,将吴老亲笔签名的荣誉证书颁发给了高云、戴飞等十位学生。而今,当年的十佳三好学生,都已长大成人,个个踏上了工作岗位,其中读了无锡师范的高云同学,2004年9月回到了自己的母校,也是吴老的母校—闸口中心小学,教书育人。通过短短几年的努力,从一名普通教师,已提拔到教导处工作;读了苏医的戴飞同学在宜兴市中医院当一名内科医生,治病救人。
二、慧眼识美景,画挂大队部
     1960年春,吴老回故乡宜兴闸口北渠探望父母时,创作了一幅油画《故乡之晨》这是大家知晓的,同时还画有一幅《放牛图》,与《自家江山—吴冠中笔下的宜兴》P7页上尺幅差不多大,只是长度略短些,赠送给了北渠大队留念。时任北渠大队书记的徐宝根,还特地请木匠做了镜框子,把这幅画悬挂在大队部办公室的走道墙上,让众人欣赏。可惜该画在“文革”中丢失了,实在遗憾。
据今年86岁的徐宝根老人回忆,他上世纪50年代初任闸口乡北渠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1958年担任闸口公社北渠大队书记至1964年离任。徐与吴冠中同住一个村,比吴老小7岁。当初的北渠农业生产合作社,大队部就设在吴冠中家老屋后面的小祠堂内,因大跃进时要办闸口农业中学,把北渠大队部搬到吴勤春家的十房村上,那里也是北渠吴氏的另一只祠堂。吴老对家乡情深,每次回家,都要到大队部去走一走,坐一坐,了解些农村情况,时间不长,说话也不多。这次回乡,看到北渠大队部搬了新地方,吴老对徐宝根书记说,他要绘制一幅画家乡的画送给大队。吴老说话算数,时隔二个月后,徐宝根书记有天下午从和桥区里开会回到大队,大队会计吴生凤叫他拆一封从北京寄来的挂号信,拆开一看,原来是吴冠中画的一幅长1尺、宽8寸左右的水彩画《放牛图》。这幅《放牛图》与吴雄心二月前陪同吴冠中伯伯在村后作的一模一样。只是原来为油布画,现在为硬纸水彩画,但颜色更鲜亮、美观,更加好看了。
为此,吴雄心最近回忆写了《我看伯伯画图画》一文,画中那条在红花草田边吃草的水牛,还是吴老叫堂侄雄心跑到不远处,把它牵过来的。这样画面丰满了,也有了生机。
三、难忘启蒙师,返乡亲找寻
2008年7月28日《宜兴日报》“阳羡文学”刊载吴冠中大师专稿《乡里父辈》,这是他怀念回忆启蒙老师缪祖尧的文章。该文开门见山:“从有记忆起,父亲与缪祖尧一直是好朋友。他们俩一同到无锡玉祁镇某乡村小学当教员----后到北渠村来协同父亲办学、任教。这便是我的母校私立吴氏小学,即今天的宜兴闸口小学”。接着写道:“缪老师住在(吴氏)祠堂的一个大厢房里,临窗一张大案,正好作画案,缪老师是个民间画家,乡里知名,有时画还能卖钱,我家有他的一幅大中堂”。对于这幅画大中堂吴老在《水乡青草育童年》中也写到:“每次过年,父亲从大橱(衣柜)里拿出这幅中堂画和一副对联挂在堂屋里,一直挂到正月十五,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卷起来,藏进大橱里”。《乡里父辈》的结尾这样写道:“2004年,我写自传《我负丹青》,文中提及缪老师,请家乡友人找一张缪老师作品的照片,想用作书中插图”。吴老曾多次写信给闸口中心小学的张孟华校长,请他帮找缪祖尧老师的画,看还能不能找寻到缪老师留下的笔墨。张校长托人找到了以前缪祖尧老师给人家在大衣橱和床上绘制的油漆花鸟、风景画,虽有了年代,但色彩仍很清晰、显目,画法老练、细腻,拍成照片寄给吴老。吴老1995年12月12日写信给张孟华校长:缪老师作品的照片收到,谢谢,一九六四所作,他当已七十以上高龄了。我怀念他早年的画,我印象中的画,已不可见了!
吴老难忘缪祖尧启蒙老师,他不仅写回忆怀念文章,又请人想方设法帮助找寻启蒙老师的画作,他还曾返乡亲自到本乡楝树村找寻过,在此值得一提。
1981年春,吴老乘再次回宜兴写生之际,有次他孤身一人,起了个大早,走到楝树村最西面的在水庵,一路寻访缪祖尧启蒙老师的足迹和墨迹。在在水庵旁,他遇到家住东侧的缪胖大农妇,向她打听缪祖尧的一些情况,缪胖大正好是时任楝树大队书记缪中明的姐姐。她揣凳倒水热情接待,叫吴老先坐下喝水,自己快步赶到大村上去叫其弟缪中明书记来见吴老。缪中明书记来到在水庵,看到一位是乡下人模样的瘦老头子,毫无惊人之处。缪中明书记对吴老说:缪祖尧先生生于1976年农历正月中因患高血压中风病逝,缪的画作多数毁于“文革”,现在很难找到。吴老不甘心无果而返,要求缪中明书记帮助找一找。缪书记即又去缪祖尧的三个儿子及几个孙子家做工作,请他们再四处寻寻。缪中明书记印象最深的是,当说到缪祖尧长孙缪岳年及缪立平等多个孙辈们,把爷爷留下的一些书画、作品,小时候都不当回事折四角板撕光了的话,吴老听了连声说可惜啊可惜。十分心痛地离开了在水庵。但吴老仍不死心,嘱咐缪书记再帮找找。
四、白发归故乡,翰墨闻花香
1998年4月,一头白发、79岁高龄的吴冠中大师偕妻朱碧琴,应邀回宜参加了第6届陶艺节。说来也巧,这是我们宜兴市举办的最后一届陶艺节,也是吴老最后一次回到宜兴故乡。以后由于年龄、身体等多方面原因,一直未曾回过家乡。2008年春节前,他的知心挚友、原宜兴日报总编许周溥先生到北京去拜访相会,通过许总编撰文,在《宜兴日报》的春节特刊上向家乡父老拜年,祝家乡发展越来越快,祝家乡人民生活越来越好。并答应许总编,那年的6月19日在苏州博物馆举办《吴冠中2007年新作展》时,顺道回宜兴探亲访友却未成行。在苏州的新作展上,吴老与当地媒体畅谈他的“丹青人生”提出了“中国的美盲多于文盲”观点,受到国内外人士的关注和热议。
1998年陶艺节开幕前,4月14日上午,吴老夫妇由杨亚君常务副市长、闸口乡党委张知难书记、汤卫平乡长、宜兴日报俞静芬记者等陪同下,先去北渠村老家探亲访友,参观旧居。特地叫堂侄吴雄心去闸口老年茶话室把堂弟吴听章找回家,相互共叙往年旧事,还和象鲁迅先生笔下描写的“闰土”吴听章在村口合影留念;再到闸口中心小学母校看望师生,与在校门口列队欢迎的的小学生和站在自己题写的“闸小”校名前同杨亚君副市长合影(见照片);又赴钟溪参观族弟吴亚生先生兴建的江苏天一度假村,一路上谈笑风声,高兴不已,所到之处,夹道欢迎,热情接待。
下午回宜兴大酒店稍事休息后,杨亚君副市长,闸口乡党委书记张知难、汤卫平乡长即去客房拜访吴冠中夫妇,目的是请吴老为家乡题词留下墨宝。入座后,杨亚君常务副市长先说话,她对着张知难书记说:今天上午我十分高兴地在吴老题写的母校名前与之合了影。这次吴老回宜,已为市政府题词“又见故乡,疑是故乡,确是故乡”。张书记、汤乡长,你们闸口乡政府何不也请吴老留点墨宝呢?张书记即向吴老开口求书,望吴老挥毫。可吴老答曰我的书法不行,又没带笔墨印章,有点缓拒的口气。但坐在一旁的汤乡长又恳求说,我们正在建造乡政府新办公大楼,求吴老留下镇宅之宝,不盖印章无关系。杨副市长也在一旁求情说好话,力促吴老挥毫。于是才有了整张4尺宣纸“白发归故乡,闻花香”之墨宝赠送闸口乡政府留念的佳话传颂。吴老写好签了名,坐下休息一会,他突然问:有没有信笺纸?张书记即请服务员去拿,以为吴老还要写幅钢笔字。吴老拿到信笺纸后,放在台上先对折,又连折几折,用大母指与二指、中指撕掉信笺的夹角,一放开变成了个圆孔,把信笺的圆孔放在“吴冠中”的名字旁铺平,用大母指沾了红印泥,捺成一个圆圈红手印,一共捺下18个手印,据说是要发的意思。这幅墨宝一直放在张知难书记的办公室,张书记这年10月初调到市国土局工作时,特地交给吴淦华先生去宜兴请许家楣画师装裱好,悬挂在新落成的闸口乡党委会议室墙上。如今,天一度假村第二道大门西侧的一块花岗石上,也刻有“白发归故乡,闻花香”同样墨迹的横幅(见照片),供游人欣赏,拍照留念,这已成为天一度假村中一个亮丽的风景点。
五、浩然正气存,德艺双馨人
众所周知,吴冠中是位大画家,他的画,正如他所说的,是东方文化与西方的艺术在山顶相遇,每次见到,总带有某种熟悉的新鲜,叫人望尘莫及,又爱不释手。他浩然正气永存,他德艺双馨人赞。他有个性,有才气,他坚持与某些人喝酒,坚持不与某些人说话,这难免惹人争议。吴老心直口快,敢讲真话,不愿讲假话。早在1951年,他在中央美术院任教时,因大讲西方美术经典而被调离美院。1979年,在中国美协理事会上,他居然向“政治第一,艺术第二”开火,引发了美术界的一场大讨论。1997年,他发表了“笔墨等于零”的文章,意在说明绘画效果依凭全局笔墨构成,而不能孤立、局部地看待笔墨,提出了笔墨当随时代地观点,结果被一些人断章取义,横加指责。2007年3月,在吴老88岁高龄时,他怀着对艺术的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的“美协、画院就是一个衙门,养了好多官僚,是一群不下蛋的鸡”,呼吁取消美协、画院,这下又刺中了少数人的痛处,他们不是正面地去理解一位老艺术家的真情善意,而是无情地攻击。然而为艺术,吴老全然不顾、不惧。
吴老一生淡泊名利,生活简朴。从他1992年秋和1998年春相隔6年间,回乡时仍穿同一件退了色的红夹克衫就是最好的证明。吴老说过:“我吃的是草,挤的是奶。草,是长在祖国土地上的草,奶也应属于祖国和人民”。在他生前,他精心挑选出360多幅画作,无偿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故宫博物院、上海美术馆、香港美术馆、浙江省博物馆、鲁迅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等,他多次把作品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赠出来;他还留下遗愿,逝世后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举行追悼活动,以致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想去参加吴老的遗体告别仪式都无法成行。
吴老把自己的艺术精品献给祖国和人民,但对自己稍有瑕疵的作品,从不肯轻易出手,而是忍痛销毁。多年来,吴老先后毁掉500多件作品。吴老曾在《毁画》一文中这样写道:“儿媳和小孙陪我整理,他们帮我画展开6尺以上的巨副一同撕裂时,也满怀惋惜之情,但惋惜不得啊!我往往叫儿媳替我撕,我确乎也有不忍下手的隐痛”。这就是有个性的吴冠中,正是有了这种个性,才造就了他独特的思维方式,独特的艺术眼光、独特的绘画艺术、独特的艺术效果、独特的艺术成就,才造就了这位德艺双馨的人民美术家。这位德艺双馨的人民美术家,通过“要艺术不要命”的一生奋斗,最终得出结论:“艺术的学习不在欧洲,不在巴黎,不在大师们的画室,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的心底”。
六、缅怀吴老情,建好冠中居
吴冠中是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和散文家。吴老19岁开始作画时始用“吴荼茶”为笔名,后改为“荼”。吴老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市和桥镇北渠村(原是闸口乡北渠村)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吴爌北既种田又教书,是北渠吴氏宗祠小学的创办者,从小受到父亲的良好教育。他1946年考取公费留法,毕业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之际,但他仍毅然回国,到中央美院任教,后又到中央工艺美院任教。他长期致力于油画的民族化和中国现代化及中西绘画结合的探索,成功地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意境与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手法有机结合在一起,以油画的形式表现出东方的意韵,以水墨的方式展现西方的观念,融合了中国艺术元素和西方现代绘画精髓。他的一生,是不断创新、不断探索的一生,是致力于中西绘画艺术相结合、将中国绘画艺术推向世界的一生,也是吴老爱国、重教、兴画的一生。
吴老少小离开家乡,长期在外求学、教书、绘画,可他念念不忘家乡,写文作画,讴歌家乡,曾几十次回乡探亲访友,去太湖滆湖、南山竹海、宜城和桥等地写生、绘画。在宜兴日报总编程伟编印的近90多幅《自家江山—吴冠中笔下的宜兴》画册上,其中以“家”、“家乡”、“故乡”、“故宅”、“怀乡”名命的作品多达40幅。特别是1981年画的二幅《故乡和桥》,使我们又看到了昔日小无锡的繁华风彩,同时也更深地感受到吴老那对家乡的拳拳游子心,悠悠故乡情。
使人们记忆最深、影响最大的还是:赠闸口乡政府的“白发归故乡,闻花香”和送市政府的“又见故乡,疑是故乡,确是故乡”二幅经典题词。这两幅题词处处折射出吴老对家乡的大爱和思念,更体现出吴老对故乡的深情和祝福。因此,家乡政府和人民也忘不了吴老对中国书画艺术的贡献,对家乡的深情厚谊。早在1997年,他亲侄吴旭敏的同学好友吴淦华先生,用读者来信的方式,以标题《能否建造一个吴冠中书画馆》为建议,发表在那年3月5日的《宜兴日报》上。2010年4月27日,在吴老仙逝的二月前,《宜兴日报》头版报道了和桥镇将修复建造吴冠中旧居的好消息。至此把吴冠中旧居、吴冠中艺术馆摆上议事日程,施工建造。吴冠中故居由东来集团投资2千万元分步实施,首期投入800万元,拆迁原吴冠中故居周围6家农户20间民房,建造有前中后三进多达3500平方米的建筑群。并根据新农村建设的整体规划,依据因地制宜、安全卫生、经济实用、节约环保、乡土特色的原则,对村道、河道、桥梁、民房建筑立面、绿化等方面分别作了规划,合理布局。在景观设计上精心构思,充分尊重历史文化,保护环境,以吴冠中故居为中心,建好一楼二廊三场,即入口处的吴冠中牌楼;吴冠中画廊和碑廊;吴冠中广场、文艺戏曲广场、村民健身广场。
为配合宜兴建造“吴冠中艺术馆”,北渠村修建“吴冠中故居”,建议在吴冠中的母校---闸口小学建造吴冠中父子塑像。这事2009年年底,原在闸口中心小学工作过多年的张孟华老校长,曾提出应在闸口小学新校园中建造一座吴冠中父子的塑像,吴老生前同意,还把其父吴爌北的一张老照片从北京寄到闸小。
吴淦华撰稿于2012年6月
和桥镇张文伟副书记,张强宣传委员初稿已审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13906165282 13601506293 13801519852
  • 邮箱:2456830834@qqcom
  • 地址:中国江苏省无锡市梅村泰伯庙

Copyright © 2002-2017 Www.TbWsZd.Com 泰伯吴氏祖地宗亲总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06165282 13601506293 13801519852

地址:中国江苏省无锡市梅村泰伯庙

邮箱:2456830834@qqcom

技术支持:优易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