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至德堂

吴钟峦刚烈清肃 抱圣像自焚殉国

吴钟峦刚烈清肃  抱圣像自焚殉国
   武进“东林志士”忠义录之十
(谢达茂)
东林学派“一堂师友,冷风热血,洗涤乾坤”,都是“一时儒者之宗”的理学名流,以国家民族命运为己任的忠烈志士,有着非常强烈的忠国思想和牺牲精神,“吴氏之门多节义”之吴钟峦则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吴钟峦(1576—1651),字峦雅,号霞舟,武进横林人。崇祯七年(1634)进士,历任长兴知县、广州推官、礼部主事等职。清顺治八年(1651)八月殉国。入明《殉节诸臣录》、《东林书院志》。乾隆四十年(1775)赐谥“忠烈”。
吴钟峦幼奉父教,初崇道学,认为“为文学而来,不过学业上讨些巧悟;为理学而来,研穷意义,亦是训诂学究伎俩;只有为道学而来,实践躬行,才有中用。”认为“为先生而来,先生有出山时节;为圣贤而来,圣像有不挂时节;只有为自己而来,立志在身心命,这才是正道。”后来,他进东林书院听顾宪成、薛敷教、钱一本讲授理学,茅塞顿开而曰“治心养性,取理学是正”。从此,他在东林书院穷究理学,“每课试,必列第一”,对孙慎行的《困思抄》探研尤深,奉为自己守身持节之法,确立了“重义轻己是君子之德,君子能临危受命更是高德之傲”的理念。
吴钟峦在东林书院的时间很长,从最初的东林学生,成为东林后期的老师,顾宪成、薛敷教、钱一本去世后,他又与高攀龙、缪昌期成为挚友。时有江阴籍东林党人李应升倾慕吴钟峦学识与为人,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横林要拜他为师,吴钟峦将己所学尽数相授,在讲解东林学派“经世致用”的学术主张时,反复对李应升强调要为报国而学,学则要为报国而用,否则,“不明于生死,必不能忠孝,不能忠孝,虽有经世之才,何益哉!”
万历四十四年(1616),李应升举进士,入京前,吴钟峦作《水竹居》诗勖勉告诫:“有水有火,亦云其清。不因挠浊,不随决行。静则照物,动则资生。之子之远,尔心是旌。有竹有竹,亦云其菁。干霄玉幹,戛风金声,中以虚贵,节以芳名。之子之远,尔德是成。有居有居,亦云其珍。宠赂不入,毁誉不闻。澹焉虚止,超然寡伦,之子之远,勗哉维寅。”
天启五年(1625),李应升因上疏劾魏忠贤“七十二大罪”而罢官归里,转年三月被魏忠贤所控东厂在江阴逮捕。他自知此去难有生还,在押往常州府的途中提出取道横林向老师道别。师生二人半天中“乃与议论今昔”,吴钟峦敬李应升诀别酒,并嘱其“毋乱方寸”。李应升押入常州,近万武进乡民围困府衙欲解救,他跪地感谢乡民抬爱,并劝导大家要守法度。李应升押入京都被东厂杀害后,吴钟峦将其遗世文稿、手札编成《端友集》,自筹资费刻印后传其忠义。  
吴钟峦“出入文仕,结交党友,讲会者达四十余年,海内推为名宿”,著名大儒黄宗羲评其:“先生尝选时文名士品,择一时之有品行者,不满二十人,而某与焉。”他在崇祯七年(1634)以五十八岁高龄举进士,授长兴知县,后迁桂林推官。
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陷北京,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吴钟峦被流亡的南明福王朱由崧升为礼部主事并转徙南雄,时闻南都(南京)亦已失守又转赴福建。在此期间,吴钟峦之子吴福之为在乡贡生,参加吴易在太湖地区组织的义军,在吴中与清军决战时兵败殉国。吴钟峦得到此消息后作诗以祭:“儿啊!汝乃能先死,吾独愧尚生。已得君臣义,难为父子情。”
清顺治三年(1646)鲁王朱以海起兵绍兴号监国至闽地,拜吴钟峦为通政使,又升礼部尚书。顺治六年(1649),吴钟峦随鲁监国移驻舟山,南明流亡政府在此整顿朝政、编制臣秩,舟山群岛成为鲁监国领导下浙东抗清武装的活动中心,牵制了东南地区大量清军,为郑成功部在福建沿海的扩展创造了条件。这一个时期内,吴钟峦以礼部尚书职负责普陀山地区的抗清斗争。《普陀山大事记》中载:“明鲁王在舟山建行宫。礼部尚书吴钟峦、兵部侍郎张煌言抗清于此。”
清顺治八年(1651),清军重兵压境宁波,吴钟峦分析时势慷慨而曰:“昔仲达(学生李应升字)死珰祸,吾以诸生不得同死,君常(明亡殉节官员第一人,吴钟峦挚友马世奇字)死贼难,吾以远臣不得从死,今其时矣。”现南明国难将临,自己身为明臣,当“大义所在,惟有一死”而报国。于是领兵出普陀增援定海(舟山)。清军八月二十日攻城,城中近两万兵、民抵御十余日,九月初三城破。吴钟峦见大势已定,无力回天,到了自己为国尽忠的最后时刻,他进入昌国卫孔庙(今昌国路定海一中),在右庑设高台,台下积柴薪,抱着孔子神像登座端坐,泰然赋诗:“只因同志催征急,故遗临行火浣衣”,并曰:“吾为大明之臣,生不为清人,死不入清土,能随吾圣主沐炽焰而去,足矣。”言毕,举火抛薪,自焚而卒,终年七十五岁。
时有义士徐景芳,他在孔庙焚场捡拾吴钟峦遗骨,“间关负之归”,跋涉数百里送到武进横林吴家入土安葬,其地在今孟墅村王家弄松坟头,乡人称吴尚书墓。
时任南明左副都御史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记述了吴钟峦“送友出城,自表死节”的情景:“(黄宗羲和吴钟峦)同处围城,执手恸哭,某别先生,行三十里,先生复棹舢板追送,其语绝痛。”武进名儒薛寀怀念霞舟先生(吴钟峦号)作记:“呜呼!先生之知某如此,今抄先生学案,去之三十年,严毅之气,尚浮动目中也。”他仿效吴钟峦“不入清土”的志节,弃官不为清臣,将名“寀”字去“宀”(意为脱去官帽),又去“采”上之“丿”(意为削发剃度),留“米”字为姓,法号“堆山”,遁入空门,用蝇头小楷抄吴钟峦学案传世。
 
 
                                                                                                                  (吴振达供稿)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13906165282 13601506293 13801519852
  • 邮箱:2456830834@qqcom
  • 地址:中国江苏省无锡市梅村泰伯庙

Copyright © 2002-2017 Www.TbWsZd.Com 泰伯吴氏祖地宗亲总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06165282 13601506293 13801519852

地址:中国江苏省无锡市梅村泰伯庙

邮箱:2456830834@qqcom

技术支持:优易信网络